您当前的位置: 国际经贸网 > 资讯 > 正文
国际经贸网-移动版 首页

重装中国农村大院:艺术展上最年轻的设计师

时间:2021-09-28 16:10
分享到:

重装中国农村大院:艺术展上最年轻的设计师

“我从五岁开始就想要一栋自己的房子——从地基到外墙再到室内装饰全部按照自己的喜好设计的那种。午后的阳光会在不同材质的家具上反复折射,一束光的温暖变成千姿百态的一百份。”

说话的朱泽铭脸上带着一种年轻设计师对于设计的热情。这位年轻的全屋设计师正同时为了课业和参展奔忙。他今年大学二年级,在面对美国著名艺术院校艺术中心设计学院的繁重课业的同时,还要准备自己的参展作品——他的旧屋改造项目即将在上海Omni Art Expo 全球艺术设计联展参展。

“这是一个开放的、融合了历史和时间的项目。你会喜欢它的。”

1.

即使是对于一个新锐设计师来说,朱泽铭也有点太过年轻了。

朱泽铭在读的环境设计(environment design)包括建筑的整体设计与内部装饰,而他参展的全屋设计项目则相当需要设计师的经验。而他才不过大学二年级,还享有年轻人招猫逗狗最大烦恼就是挂科的特权。

“在大学里倒是还好,反正学校里多大岁数的学生都有……不过跟客户交流的时候经常被当成助理或者设计师的学生,”朱泽铭耸了耸肩,“虽然我的确既是设计师也是学生。”

朱泽铭正在艺术中心设计学院(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简称ACCD)读大二。这所学校的中文译名与它那一个圆橘子一般的校徽一样令人摸不着头脑。然而它却是全球最顶尖的设计院校之一,不仅是QS世界大学艺术与设计专业排名的前十常客,更是美国有着最高毕业生起薪的艺术设计院校。与ACCD的优秀齐名的是它的苛刻——ACCD的作品集要求足以让绝大部分自恃才华的高中生望而却步,在别的艺术院校打磨三年两载再转回来的学生大有人在。

“我运气还蛮好,锐领教育这边的指导老师很早就开始跟我针对性讨论职业发展的方向了,为我一步一步朝着职业目标努力打下了基础。”

“我喜欢我的学校和专业。”

2.

提到自己的作品与核心设计理念,这位谦逊的年轻人露出了创作者的独有锐气。

“在我的设计语言启蒙阶段,我非常欣赏隈研吾的风格……我希望我的室内空间非常优雅,并且拥有不会被时代淘汰的永恒魅力。”

“我从小就喜欢光线的折射与反射,我的设计理念也会比较注重光线,水和材料的互动。我非常喜欢看到自然光照或是水的倒影射在质感丰富的材料上的感觉,室内空间就像一件精致的手袋,人们会享受与观赏和触摸不同材料时的感受。同时对于空间的划分我更倾向于无房间化的开放式布局,我认为这样的布局会增强空间内人与人的交流,以及人在空间内的流动性。”

他想了一下,补充到:“可能是因为我在设计启蒙阶段就接触了大量不同时代不同地区的风格?我很喜欢通过东西方元素的结合制造出特殊的现代感。我认为东方室内设计含蓄安静的氛围辅以意大利质感丰富的家具可以营造出非凡的现代奢华。”

“可持续性也一直是我不懈的追求之一。我认为重复利用的或是可降解的材料本身就具有自然之美,许多回收材料本身就具有岁月的痕迹,将他们应用在设计中更是能提升空间的时光韵味。”

他的参展作品完美地体现了他的设计理念。

这是一个典型的旧屋改造项目。原有的建筑结构包括三个连在一起的农家大院,其中,顾客希望位于西边的院子设计成自己的住宅,位于南边和北边的院子设计成一个多功能的生活馆,涵盖了阅读,品茶,亲子聚会,聚餐,芳香疗法的功能。

图片

图片

“让人们可以去拥抱全新设计的农家大院的魅力以及优雅的周末休闲时光……这就是客户和我对这个项目的最基础的期望了。”

而朱泽铭做到的远不止于此。通过重新设计空间和材料,朱泽铭为一个传统的中式院落赋予了全新的生机和美丽。极富年代感的中国老式院落旧结构与全新设计的结构划分在激烈碰撞之后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古典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截然不同的元素在这里奇妙地融为一体。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让人们看到时间的流逝:不同的年代,不同的设计风格,不同的材料,不同的故事。这个旧屋改造项目便是为一段历史谱写全新的历史和故事。”

他的谦逊和锋利在这一刻奇妙地重合了。

“历史从来不是凝滞的……它厚重,却又生机勃勃,充满开放和流动的变化。即使只是视角的切换,所看到的也大有不同。在我看来,这一点跟建筑是相同的——建筑可以不是历史的剪影,它可以是流淌的历史的诉说者。我对建筑和室内空间的终极追求就是他们可以在时间的长河中慢慢回归自然,体现禅意的思想。”

3.

朱泽铭以为,他的设计理念的形成,跟他的留学之路有很大关系。

“留学算是为我打开了第三只眼?”他在自己额头上比划了一下,“对我来说更多的是一种视角的转换了。”

完全不同的国家,完全不同的文化,完全不同的语言……理所当然的可能会被颠覆,从未听闻的也可以成为日常。

“我来美国前三个月,各种全新的观点和思路经常在我的脑袋里拉锯,还有不少小人儿在我脑袋里吵架,”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但我觉得这很好……世界从来不是只有一种声音的。经过不同的文化冲击,让脑袋里根深蒂固的偏见跟别人的偏见多打几架……我才能够真正拥有我自己的想法。”

“毕竟我的老师和客户都来自全世界?跟各种各样的人交流多了,就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什么绝对的对与错的。”

另一件让朱泽铭感慨良多的就是自己自理能力的提升。

“自理能力跟务实主义其实是挂钩的……实干家就是得从扫地搬砖做起,”他补充道,“而且这也极大地提升了我对房屋功能性的敏感度——不做饭的人考虑厨房和餐厅的细节的时候很容易想当然。”

谈话的最后,朱泽铭流露出了些许复杂的情绪。

“前段时间《经济学人》的封面不是‘全球化的时代结束了’吗?那个封面在留学圈里的讨论度还挺高的,也有的同学有点悲观……但我觉得不是的,全球化就在这里。”

老旧的农家院落兜兜转转,在美求学的中国设计师手下和用来自世界各地的元素与风格一道来了个大变身。年轻的艺术家们早已踏着时代的浪花看到了更远处的风景,而他的所见所感终究会汇成美的结晶,在流淌的历史中散发光芒。

这,或许也是朱泽铭所追求的禅意吧。

来源: 互联网 责任编辑:企投新闻网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国际经贸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际经贸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际经贸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国际经贸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

重装中国农村大院:艺术展上最年轻的设计师

重装中国农村大院:艺术展上最年轻的设计师

“我从五岁开始就想要一栋自己的房子——从地基到外墙再到室内装饰全部按照自己的喜好设计的那种。午后的阳光会在不同材质的家具上反复折射,一束光的温暖变成千姿百态的一百份。”

说话的朱泽铭脸上带着一种年轻设计师对于设计的热情。这位年轻的全屋设计师正同时为了课业和参展奔忙。他今年大学二年级,在面对美国著名艺术院校艺术中心设计学院的繁重课业的同时,还要准备自己的参展作品——他的旧屋改造项目即将在上海Omni Art Expo 全球艺术设计联展参展。

“这是一个开放的、融合了历史和时间的项目。你会喜欢它的。”

1.

即使是对于一个新锐设计师来说,朱泽铭也有点太过年轻了。

朱泽铭在读的环境设计(environment design)包括建筑的整体设计与内部装饰,而他参展的全屋设计项目则相当需要设计师的经验。而他才不过大学二年级,还享有年轻人招猫逗狗最大烦恼就是挂科的特权。

“在大学里倒是还好,反正学校里多大岁数的学生都有……不过跟客户交流的时候经常被当成助理或者设计师的学生,”朱泽铭耸了耸肩,“虽然我的确既是设计师也是学生。”

朱泽铭正在艺术中心设计学院(Art Center College of Design,简称ACCD)读大二。这所学校的中文译名与它那一个圆橘子一般的校徽一样令人摸不着头脑。然而它却是全球最顶尖的设计院校之一,不仅是QS世界大学艺术与设计专业排名的前十常客,更是美国有着最高毕业生起薪的艺术设计院校。与ACCD的优秀齐名的是它的苛刻——ACCD的作品集要求足以让绝大部分自恃才华的高中生望而却步,在别的艺术院校打磨三年两载再转回来的学生大有人在。

“我运气还蛮好,锐领教育这边的指导老师很早就开始跟我针对性讨论职业发展的方向了,为我一步一步朝着职业目标努力打下了基础。”

“我喜欢我的学校和专业。”

2.

提到自己的作品与核心设计理念,这位谦逊的年轻人露出了创作者的独有锐气。

“在我的设计语言启蒙阶段,我非常欣赏隈研吾的风格……我希望我的室内空间非常优雅,并且拥有不会被时代淘汰的永恒魅力。”

“我从小就喜欢光线的折射与反射,我的设计理念也会比较注重光线,水和材料的互动。我非常喜欢看到自然光照或是水的倒影射在质感丰富的材料上的感觉,室内空间就像一件精致的手袋,人们会享受与观赏和触摸不同材料时的感受。同时对于空间的划分我更倾向于无房间化的开放式布局,我认为这样的布局会增强空间内人与人的交流,以及人在空间内的流动性。”

他想了一下,补充到:“可能是因为我在设计启蒙阶段就接触了大量不同时代不同地区的风格?我很喜欢通过东西方元素的结合制造出特殊的现代感。我认为东方室内设计含蓄安静的氛围辅以意大利质感丰富的家具可以营造出非凡的现代奢华。”

“可持续性也一直是我不懈的追求之一。我认为重复利用的或是可降解的材料本身就具有自然之美,许多回收材料本身就具有岁月的痕迹,将他们应用在设计中更是能提升空间的时光韵味。”

他的参展作品完美地体现了他的设计理念。

这是一个典型的旧屋改造项目。原有的建筑结构包括三个连在一起的农家大院,其中,顾客希望位于西边的院子设计成自己的住宅,位于南边和北边的院子设计成一个多功能的生活馆,涵盖了阅读,品茶,亲子聚会,聚餐,芳香疗法的功能。

图片

图片

“让人们可以去拥抱全新设计的农家大院的魅力以及优雅的周末休闲时光……这就是客户和我对这个项目的最基础的期望了。”

而朱泽铭做到的远不止于此。通过重新设计空间和材料,朱泽铭为一个传统的中式院落赋予了全新的生机和美丽。极富年代感的中国老式院落旧结构与全新设计的结构划分在激烈碰撞之后产生了奇妙的化学反应,古典与现代、东方与西方的截然不同的元素在这里奇妙地融为一体。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图片

“我希望我的作品可以让人们看到时间的流逝:不同的年代,不同的设计风格,不同的材料,不同的故事。这个旧屋改造项目便是为一段历史谱写全新的历史和故事。”

他的谦逊和锋利在这一刻奇妙地重合了。

“历史从来不是凝滞的……它厚重,却又生机勃勃,充满开放和流动的变化。即使只是视角的切换,所看到的也大有不同。在我看来,这一点跟建筑是相同的——建筑可以不是历史的剪影,它可以是流淌的历史的诉说者。我对建筑和室内空间的终极追求就是他们可以在时间的长河中慢慢回归自然,体现禅意的思想。”

3.

朱泽铭以为,他的设计理念的形成,跟他的留学之路有很大关系。

“留学算是为我打开了第三只眼?”他在自己额头上比划了一下,“对我来说更多的是一种视角的转换了。”

完全不同的国家,完全不同的文化,完全不同的语言……理所当然的可能会被颠覆,从未听闻的也可以成为日常。

“我来美国前三个月,各种全新的观点和思路经常在我的脑袋里拉锯,还有不少小人儿在我脑袋里吵架,”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但我觉得这很好……世界从来不是只有一种声音的。经过不同的文化冲击,让脑袋里根深蒂固的偏见跟别人的偏见多打几架……我才能够真正拥有我自己的想法。”

“毕竟我的老师和客户都来自全世界?跟各种各样的人交流多了,就知道这个世界上不存在什么绝对的对与错的。”

另一件让朱泽铭感慨良多的就是自己自理能力的提升。

“自理能力跟务实主义其实是挂钩的……实干家就是得从扫地搬砖做起,”他补充道,“而且这也极大地提升了我对房屋功能性的敏感度——不做饭的人考虑厨房和餐厅的细节的时候很容易想当然。”

谈话的最后,朱泽铭流露出了些许复杂的情绪。

“前段时间《经济学人》的封面不是‘全球化的时代结束了’吗?那个封面在留学圈里的讨论度还挺高的,也有的同学有点悲观……但我觉得不是的,全球化就在这里。”

老旧的农家院落兜兜转转,在美求学的中国设计师手下和用来自世界各地的元素与风格一道来了个大变身。年轻的艺术家们早已踏着时代的浪花看到了更远处的风景,而他的所见所感终究会汇成美的结晶,在流淌的历史中散发光芒。

这,或许也是朱泽铭所追求的禅意吧。

编辑:国际经贸网
免责声明:
  • 注明“来源:国际经贸网”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国际经贸网,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国际经贸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 国际经贸网转载文章是为了传播信息,不代表本网观点。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同本网联系的,请在相关作品刊发之日起30日内发送至电子邮箱:

相关阅读

热点精选